首页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 HyperLink






      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位于广州黄埔长洲岛,是大革命时期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和苏联的帮助下建立的一所新型军事学校。孙中山以'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为办校宗旨,以'亲爱精诚'为校训,学习苏联的建军经验,培养革命的军事人才。军校群英荟萃,名将辈出,在中国近代史和军事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军校在黄埔办到第七期,1930年迁往南京。1938年军校校本部被日军炸毁。1988年旧址被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广州市政府按'原位、原尺度、原面貌'原则重建校本部,使军校旧址恢复昔日风采。现复原开放的主要建筑有军校大门、校本部、孙总理纪念碑和纪念室、俱乐部、游泳池、东征烈士墓园、北伐纪念碑、济深公园、教思亭等十几处。举办《军校校史》,《东征史迹》陈列和《孙中山在广东革命活动》图片展览,设立青少年学生军训营,进行军训。收藏文物、文献、照片颇丰,并认真开展科研,编辑出版了《黄埔军校》、    《黄埔军校史料》等著作、论文、资料集约100万字,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
     最初的黄埔军校早已在多次战火中被毁,但今天漫步原址,那些遗迹和后人按其原貌重建整修的校舍依然能让我们遥遥感受到当年师生们的喷薄战斗激情。步步走过,仿佛身在烽火年代里;处处行来,都是定格在岁月里的传奇。


    军校大门:既不高大也不华丽
    黄埔军校大门风格非常朴实,没有任何华丽装饰,甚至也称不上高大壮观,雪白的墙上连着尖顶的校门,中间一块写着校名的横匾。然而,这简简单单的大门却充满着浩然之气。


    校本部:宿舍办公室一样简朴
    二门门口挂着一副对联:“杀尽敌人方罢手,完成革命始回头”。文字简朴,却让人油然而生征战沙场的豪情。
    黄埔军校校本部是一座日字形的二层砖木结构建筑,走廊相连,坐北朝南。有木制楼梯,满洲窗,四方形的院子。根据资料复原的学生宿舍布置非常简单,甚至可以用“简陋”二字来形容。宿舍内只有一排排铁架床,教室里也只有简单的长桌椅,领导人的办公室也非常简朴。

俱乐部:血雨腥风“清党”处
    在孙中山故居西边50米处,有一座欧陆风情的红色建筑,这就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俱乐部。军校时期,这里便是举行各种庆典、文艺活动的场所。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今天留下的黄埔军校旧址的各个部分中,俱乐部最有历史价值。它不但没有重新修建,基本上保持了原建筑的风貌,而且见证了军校的发展过程及学生生活丰富多彩的一面。
     俱乐部还见证了历史上的血腥一页: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黄埔军校的“清党”便是在俱乐部举行的。据记载,当时礼堂四周布满了特务连和荷枪实弹的士兵,如临大敌,杀气腾腾。训练部主任宣布“清党”,下令“共产党人一律站出来,其余的在原地不动”。后来凡是站出来的共产党员都被立即逮捕,当天竟达200多人。被捕的学生被押往虎门和鱼珠炮台杀害了,据说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潜水逃生。


     游泳池:最初竟无更衣室
     黄埔军校俱乐部西侧约100米处的珠江之滨,有两个游泳池,东深西浅。池水与江水相通,随着潮起潮落,一天之内水位也不断起伏。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它们在军校历史上,也曾是一道颇具特色的风景。
    黄埔军校不少学生来自北方,不习水性。创校初期便有学生黄秀山、符济群因为不会游泳溺死在珠江中。为适应作战需要,军校在经费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仍然将俱乐部西侧的两个小船坞进行改造,修建成游泳池。建成后大受欢迎。不过水性好的学生,仍然习惯到珠江中去游泳。
    据黄埔老人回忆,最初建设游泳池的时候没有配备更衣室,学生需要在宿舍换上裤衩,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游泳池。这在讲究服装整洁军容风纪的军校中实在不雅。1929年校庆前,军校在两个泳池之间的空地上建了一排更衣室。


    “中山故居”:今日史迹陈列室
    现在的黄埔军校史迹陈列室,原为清朝广东海关黄埔分关的旧址。当年孙中山先生在建校后每次来黄埔都在这里办公和休息,因此被人们亲切地称为“中山故居”。


    东征烈士墓园:绿树长伴烈士魂
    从军校沿江边往西走,有一座凯旋门式的建筑,这就是1928年修建的东征阵亡烈士纪念坊,往上走可到烈士墓园,在这里,绿树浓荫长伴着烈士英魂。1925年广东革命政府对陈炯明叛军等进行了讨伐,并取得决定性胜利。这就是为纪念阵亡将士修建的。


    北伐纪念碑:记载壮烈北伐史
    长洲岛平岗矗立着一座高10米的花岗石纪念碑,是为纪念北伐阵亡的军校生建立的。北伐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失败而告一段落,因此大部分共产党员烈士的名字未能刻记下来。

修旧如旧 风采依然
    藉着黄埔军校建校80周年的契机,广州市和黄埔区在长洲掀起了新一轮的建设热潮。1996年黄埔军校校本部重建以来的第一次全面修缮出手不凡,仅仅军校的修缮,便投入了1400多万元。“修旧如旧”和“不赶工期”两大原则,让这座屹立江边的名校风采依然。


    精雕细刻“不赶工期”
    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一原则的提出,吸取了1996年重修校本部时的教训。当时为了赶在军校建校74周年前完成,建筑面积1万多平方米的建筑在86天内便告完工,埋下了不少质量隐患。不过短短几年,建筑已经有多处明显残损。不少地方屋顶的天花已经松脱下坠,钢筋混凝土梁柱表面的油漆已经全部起皮,很多地方已经脱落。屋顶瓦面也有多处开裂、破损。
    据纪念馆馆长李明介绍,此次军校整修一期工程包括校本部、孙总理纪念碑、孙中山故居、俱乐部、游泳池、码头等6个项目,计划在年内完成。维修将严格按照“修旧如旧”和“不改变文物原貌”原则,使用原来的传统材料和传统工艺,保持原来的结构形式和外观形态,尽最大努力保存文物建筑的历史原貌,每一步修缮都“精雕细刻”地完成。


    历时一年征得老帅遗物
    文物景点的每次大修,几乎都能有新的发现,黄埔军校此次也不例外。为了给“修旧如旧”提供可靠的依据,不但保存下来的照片、记录、回忆录成了重要的资料,馆方甚至还到湖南、海南、四川等地寻访黄埔军校一期到三期的学员,许多翔实珍贵的材料从尘封的日记、手稿、上锁的皮箱、档案柜中被发掘出来。
    黄埔军校的陈列品长期以来都是以图片为主,实物极少。这个遗憾终于在80周年之际得到弥补。纪念馆工作人员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中,北上北京,南下海南,征集回百余件文物,其中伴随聂荣臻元帅数十年的皮箱、自己装了轮子的椅子、墨镜、墨盒,解放军中唯一外籍将军洪水使用过的手纺毛毯,抗日远征军名将郑洞国的私章等都是极其珍贵的文物。
    不少普通的黄埔校友的热情更让人感动。有的老人写来信件,希望捐赠自己珍藏多年、军校毕业时所领的“中正剑”;有人将自己的军校证章捐出,填补了纪念馆的收藏空白。




Copyright   神州共享   京ICP备090539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