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aaa
J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ABCDFGHIJKLMNOPQRSTUVWXYZ




金贯真
           金贯真,原名家济,一九○二年十二月十五日生于永嘉县楠溪岩头一个农民家庭。家庭虽贫寒,父母还是千方百计送他上学。一九○九年起,先在岩头私塾读书,后入岩头高小。一九一九年二月,考进温州省立第十师范。他学习勤奋,并在进步教师的指导下,积极投入新文化运动。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共产党宣言》等革命书刊,探索革命真理。常与人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将何以使社会灿烂光华?我将何以使人群快乐无涯?"

    “五四”运动爆发后,他和蔡雄、苏渊雷等组织“血波社”、“宏文会”等新文学研究团体,一九二三年秋,邀请朱自清先生担任指导。他还同楠溪的李得钊、金省真等同学一起,组织“青年策进会”、“溪山学友会”,为在楠溪山乡开展新文化运动而努力。由于他品学兼优,坚持正义,追求真理,勇于斗争,校长金嵘轩为他改名“贯真”,激励他为实践真理而奋斗终身。金贯真的老师、共产党员谢文锦经常从上海给金贯真来信,鼓励他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此时,金贯真除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外,还利用假期,团结和带领楠溪在温读书的学友深入山乡进行演出、宣传。他还筹集资金购买进步书刊,在岩头“文昌阁”筹办“溪山第一图书馆”,传播新文化、新思想。

    一九二四年,他受聘在十师附小任教。这年秋天,谢文锦和胡公冕相继抵温,从事革命活动。金贯真在他们的帮助教育下,思想觉悟很快提高。一丸二五年春,谢文锦介绍金贯真参加了“SY”,同年转党,并成为浙南最早的党组织――中共温州独立支部的主要成员。谢文锦写给党中央的报告中,对金贯真的评语是:“人极诚实可靠,对于现社会的情况及现政治的状况颇能了解,并知道病源的所在及改革的方法,这是因为他多读我们出版物的结果”。

    一九二五年“五卅”惨案发生后,金贯真和“温独支”的其他成员,组织了“五卅惨案后援会”,领导和组织游行示威,发动工人罢工、商人罢市、学生罢课,还发动募捐,支持上海工人的罢工斗争。嗣后,得到谢文锦的帮助,金贯真和李得钊两人去上海,进上海大学听讲。不久,党组织派金贯真到国民革命军参加军事训练。一九二六年秋,他在北伐军中担任东路军总指挥部政治部秘书兼党团书记。

    坚持原则敢于斗争,一九二七年秋,中央选派金贯真等一百多人赴苏联学习,进入中山大学(后改称中国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当时,王明等人控制学校党组织“共产党支部局”,他们看不起有实际工作经验的同志,借苏共开展反托斗争之机,诬陷俞秀松、金贯真等人所谓的“江浙同乡会”是托派,对他们进行打击陷害。金贯真和俞秀松等坚持原则,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一九二九年八月,金贯真等二十六人离苏回国。偏袒王明的“中大”校长米夫,以第三国际东方部的名义,写信给我党中央,说这一批回国的人员中,多数有参加托洛斯基反对派活动的嫌疑。我党中央为了考察了解这批回国人员的政治态度,在上海开办了特别训练班。学习结束后,中央认为多数同志“没有反对派嫌疑的真确证据”,遂派金贯真为浙南巡视员。巡视考察忘我工作

    一九三○年一月中旬,金贯真受命到达浙南,在白色恐怖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他不怕艰险,忘我工作,深入各地进行巡视考察。他以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的观点,调查研究了温州、台州等城乡的社会情况。从一月中旬到二月底的四十多天时间里,行程达数千里。在温州地区三十多天,先后在永嘉、瑞安、平阳等地召开大小会议二十一次。在台州地区十二天,在海门、黄岩、路桥、玉环、温岭等地分别召开中心县委会议二次,县、区及农村支部、工人支部、保卫团支部等大小会议十四次。工作极为紧张、繁忙。他在给李得钊的信中说,“有时一天要走一百几十里路”。有时搞不到吃的东西,还要提防敌特的盯梢、内奸的破坏和军营的盘查。

    金贯真深切关怀和同情劳动人民的生活疾苦。他在一九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写给党中央的报告中说,“去年温属奇荒”,“劳苦民众实无法可以生活下去。只有平阳的江南乡丰收,但‘陪荒’的痛苦比多荒的更厉害,米价和别处是不相上下的,因为地主将米都偷运到各县,致有钱买不到米来。佃农所收的东西除交新租外,还要交陈租。结果还是粮食十分缺乏。现在温州起码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户口都巳无米粮,有三十余万人巳完全陷于待毙的境地。国民党政府不管群众的苦痛,拼命的实行土地陈报加佃粮,加村里制特捐,加保卫团捐。怨声载道,群众斗争的情绪自然一天天提高起来”。在报告中详细叙述了饥民的闹荒斗争、驱逐土地陈报丈量员、烧毁土地陈报单以及揭竿而起进行暴动等革命行动,并为此叫好。他写道:“温州群众斗争情绪的高涨,在被捕和被杀同志中也可以看出来,在六、七十被捕杀的同志中,虽经过残酷奇刑拷打,但始终没有一人揭出一个同志和一个机关来。”他的巡视工作报告不仅是生动、朴实地反映当时浙南人民革命斗争的工作报告,也是一曲歌颂浙南农民革命运动“好得很”的热情赞歌。

    党中央的重托,工农阶级兄弟的苦难生活和斗争热情,使金贯真忘我地工作,无暇顾及家里的亲人。一九三○年春节前夕,同志们劝他:“你离家五年多了,四处奔波,这次从苏联归来,该到家过一个团聚的年节了”。他说:“敌人花天酒地过年,正是我们工作的好时机”。后来他妻子郑玉钗正月初二赶到温州,俩人各自诉说了别后情况,就在当天深夜,金贯真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对妻子说,“我有事要去。等温州解放了,那时接你来!明天你先回家吧!”说着,披衣起来,开门外出,迎着寒风,踏雪而去,又投入了紧张的革命斗争。谁曾料到,这次以胜利相见为约的分手,竟成了这一对年轻夫妇的永别!党的活动家红军的好政委

    一九三○年一月下旬,金贯真在瑞安肇平洋主持召开了温属七县干部会议,传达党中央六届二中全会精神,研究了党组织的整顿和发展工作,并作出了发动闹荒斗争和建立红军、发展游击战争等重要决定。会后,举办了县区负责人参加的政治训练班。在会上金贯真深入浅出地宣传讲解共产主义理想相当前斗争任务以及路线、策略、工作方法,使大家受到深刻教育。

    他还经常同工人、农民谈话。他常说,“他们确实是积极勇敢的,和他们个别谈话,他们实能解决实际问题,讲出许多实际的办法”,“要动员一切同志做群众工作。”他很强调注意培养训练干部。认为“首先要把区委和支书训练得好”,“要多分配给积极分子工作,多开活动分子大会,在斗争中吸收同志(党员),在斗争中培养千部。”

    他很重视政治宣传工作。要求“各支部要经常的做木炭队、白笔队、黑油队、标语队的工作。”他赞扬了“二月初间有个支部的同志将内河所有的桥间柱上都以黑油大书主要口号”,“甚至在敌保安司令部门口,都写出我们的口号来,县党部揭示板上我们的口号宣言贴了半日,方有警察去摘掉,看的人真不知有多少。”他对红军政治工作制度的建立,也曾提出了很有见地的设想。一九三○年三月下旬,他到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党中央于三月三十一日给浙南党发了关于工农兵运动的策略路线、建立红军、组织问题的指示信。信中指出:“党应当以浙南的永嘉、台州为中心,组织地方暴动,建立红军。”信最后指明:“特委工作的布置,巳与金贯真同志当面讨论。”于是,他担负着组织地方暴动,组建浙南特委和建立红十三军之使命,从沪返温。四月上旬,他和中央军委派来的胡公冕、陈文杰等,以永嘉楠溪的五尺为据点,以楠溪的农民武装为基本队伍,并汇合瑞安、温玲、永康、缙云等县的农民武装,经中央批准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胡公冕任军长,金贯真任政委,陈文杰任政治部主任。

    为了贯彻中央指示,搞好建军工作,金贯真主持召开会议,对红军的军事、政治工作作了重要决定,一是建立永嘉、台州、永康三个独立团,在扩大红军方面,计划将红军向有群众组织的地方发展;二是发扬军事民主,建立士兵委员会,三是加强党务工作,每分队建立党小组,每中队建立党支部,一星期开一次党员大会,四是提出政治纲领,主要内容是,1、杀豪绅、地主,2、没收土地,实行土地革命,3、焚烧契据及土地陈报单,4、分殷户米谷财产给贫民,5、推倒村里制,6、建立苏维埃政权,7、组织工农纠察队、赤卫队。但由于金贯真同志会后不久被捕栖性,加上立三路线的影响,红十三军成立后,集中出击中心城镇,上述各点未能完全付诸实施。

    红十三军这支人民武装的崛起,有力地打击了当时浙南国民党反动政权和封建势力。他们攻处州、打平阳、克缙云、夺瓯渠、战乌岩,活动于温、台、处三州的永嘉、乐清、瑞安、平阳、文成、玉环、黄岩、仙居、缙云、永康、丽水、青田等县,后来还影响浙西浙北地区,队伍最多时曾发展到六千人,影响深远。党中央机关报《红旗》报一九三○年四月二十六日苏维埃特号《全国红军概况》一文中,把红十三军列入当时全国十四支红军序列之一。苏联《真理报》还报道了红十三军攻打平阳的消息。

    浙南革命武装力量的发展,使国民党反动派极为恐慌。他们调集部队,对红十三军进行堵截“围剿”,并到处设暗探,派特务,悬重金,缉捕我红军将领。一九三○年五月,金贯真到平阳预先布置攻城任务。五月十八日完成任务返回温州,被特务跟踪包围,不幸被捕,被解送国民党永嘉县政府。县长问他,“你为什么要去当匪?”他大义凛然,怒斥群丑,“你们国民党才是匪,我是为被压迫阶级的解放而奋斗的。”使那些与人民为敌的豺狼们噤若寒蝉。他们深怕迟延有变,就在当天夜里秘密杀害了金贯真同志。时年仅二十七岁。

    金贯真的牺牲,是我党的重大损失。《红旗》报一九三○年六月十一日刊登了当时在中央军委、上海临时中央局担任重要工作的李得钊写的悼文,称“贯真同志是布尔什维克党员的模范!”一九三○年八月,周恩来同志在莫斯科接见留苏学生时,讲到王明、米夫过去对留苏回国同志的错误结论时说,“留苏回国的好多同志,表现限好,例如金贯真同志,浙江人民说他是‘浙江的金龙’。他己经为中国的苏维埃政权贡献出年轻的生命,在浙江领导农民斗争中壮烈牺佳了。”

    一九四○年,党中央派金省真给金贯真烈士的家属送赠了抚恤金,并转达党中央的慰问,鼓励亲属坚持革命,抚育好烈士遗孤。


HyperLink



 
Copyright   神州共享   京ICP备09053905号